发什么被屏蔽什么

【授翻合译】整座破城感觉都需要你(但我更是)

Summary:
在把迪克留在那栋楼的楼顶的四年后,提姆终于不再逃避哥谭和她的蝙蝠。

他们的伙伴关系发生改变已有半年,一件人质事件把两位义警带到了同一个屋顶,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也许提姆是时候不再逃避其他事情了。

Notes:

你从未拥有过的最好 与捕获与放手 的后续(po了乐乎链接,如果可以请给原作者点Kudos!)

是和@我注册了这个lof 老师的合译!
本章主译Adrian

——


提姆在布鲁斯的椅子上转过身来,当他用蝙蝠电脑进入他们的巡逻路线时,他那沉重的披风突然冒了出来。

他几乎想立刻转回去。

因为这个?结果会很糟糕。如果提姆是目击者,就是要为所造成的伤害负责的人。

为什么布鲁斯决定摧毁刺客联盟会把某人提到“成人监督”的地位,提姆永远也不知道。

主要因为他没回头,一直盯着面前放慢的灾难,让他的夜晚变得更加难捱。

在储物柜旁的长凳上,迪克单手保持平衡,试图用重力、精巧的肌肉控制和另一只手穿上夜翼的制服。

普通衣物?当然,迪克做着梦都能穿上。但所有的氨纶和凯夫拉尔纤维衣物都是紧身衣,穿上(或脱下)至少需要两只手。

或者,只需要两只手,仅此而已。提姆不需要更多的联想。

迪克把这称之为训练演习。

(提姆把这称之为骚扰和对基本礼仪的公然漠视,因为如果年长的义警穿着盔甲,那没什么想象空间,看着迪克一只手撑着自己摆动?这可不利于平静专注的巡逻。)

  但,敲诈在哥谭是门艺术,如果说神谕教会了他什么的话,那就是绝不错过绝佳的机会。他迅速伸手切入监控,按下录制键,还以为会出现可怕的失误。

  的确出现了。引人注意。

  阿尔弗雷德可能从楼上听到了撞击声。

  提姆的鞋侧挡住了纷飞的灰尘。他对刚刚重新装修的地板怀疑地扬起眉毛。


  “你完事了吗?”他问。说实话,提姆其实应该更清楚。


“提——米。”迪克说,躺在他从储物柜里弄倒的一堆备用品间,这个动作太夸张了,不可能是偶然的。提姆叹了口气,关掉录制设备。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再过几分钟的话,这对他比对迪克更不利,而且最好在神谕检查他们的系统前他只需要删除一组录像。


  不过。他没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没那么容易屈服。

 

“你不扶我起来吗?”迪克问,声音从甜腻任性的抱怨转为低沉暗哑的刺耳声音——至少提姆听着是这样——潜台词明显是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还是故意的

 

总有一天,他会做个实验看看迪克是怎么变成他认识的最好的人和怎么变成这样一个施虐狂混蛋的……等他不太忙于提醒自己为什么过去是个糟糕的想法的时候。

 

提姆花了好一段时间开发对迪克的狗狗眼的抗性,但是科学表明尚无防治之法。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扬起披风,动作堪比蝙蝠侠,走过去“帮助”年长的义警站起来。

 

结局更有可能是他被迪克的章鱼抱抱缠住,一直抱到巡逻的时候,尽管他已经二十岁,不适合这个了

 

但那是迪克,而提姆一直难以拒绝他。

 

然后,好吧。

 

见到迪克戏谑而随意的微笑要等一段时间。比如他弄乱提姆的头发,而年轻的义警随他去时,或者简单地一起计划巡逻,知道他们又是搭档了,纵然这是一个连续地沟通练习,比他们过去的错误好很多。

 

迪克的身上很长时间没有青紫的痕迹了,达米安与布鲁斯一起成功训练的时间更长。

 

自打夜翼追红罗宾追到旧金山并拒绝离开泰坦塔,直到年轻的义警同意来到休息室与他交谈

 

自那开始,他们就在电话里争吵,紧张地道歉,完全不请自来地参与提姆的任务,直到最后他们在一片欧洲森林的中央,周围围着一群失去意识的忍者。最后悬崖脚下的受伤流血他们相互搀扶,像傻瓜一样笑着。

 

最棒的蝙蝠式疗法。

 

一起回到哥谭市,他们间的气氛比过去几年还要轻松,如同提姆最疯狂的幻想中的半部分。

 

如果他们重建友谊的代价不是让自己经常受那些幻想的另外半部分所困扰就好了。

 

他们合作的六个月后,他走向迪克,迪克摊开四肢,不知羞耻地躺在地板上,半脱制服。这不一定是罕有的事。

 

当提姆停下,带着无奈地表情站在他面前时,迪克无餍地伸出手。阳光根本比不上那笑容。

 

提姆长叹一口气,弯腰伸手,想延长这场闹剧。

 

迪克的手仍然大过提姆的手,而且握得很紧。当他们交叠的手指快速一拉,提姆就失去平衡,倒进迪克宽阔的胸膛上时他想说他很惊讶。但是,不。

 

他还没来得及调整姿势就被手臂环住,身体和脸埋进了装甲下的弹性纤维中。


有那么一瞬,他不得不提醒自己,迪克身上大部分被具有弹性的黑色材料覆盖,这是好事。如果提姆没有戴手套的手和迪克赤裸的肌肤间没有阻碍,谁知道他会做什么呢?

 

(提姆很清楚自己会做什么。)

 

“嗨。提米。”迪克抬头向他微笑,一副无辜到可疑的表情。

 

“迪克。”提姆说。这个名字是个漂亮的暧昧。

 

似乎这样就结束了,因为迪克很满足于把他圈起来,尽管两个人间没有对话。

 

还……不错。算是吧。

 

某种程度上来说,提姆的享受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妥的。

 

迪克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人,他喜欢触摸和安抚。这也是为什么他在披风和头罩界公认为世界章鱼抱抱冠军的原因。他对每个人都这样,但提姆的某些部分就是不明白。

 

所以,即使提姆穿着运动服来让自己免于不可避免的尴尬,对他来说也最好摆脱这种情况,最好不要狠狠伤到迪克。

 

或者俯下身,把舌头探入他的口腔。

 

前者完全不可能,后者极度不可取,至少可以这么说。

 

提姆把头靠在迪克的锁骨上,任由自己被环住。

 

迪克只是快乐地哼着歌,挪动身体容纳提姆大小的毯子。

 

“你太紧张了。”他说,提姆脑海中的警钟敲响。在披风下,一只没戴手套的手开始在他的背部划着圈按摩。

 

 这感觉……真的很好,事实上他融于施力与温暖中,手指戳进他肩胛骨旁边一个紧绷的结时他的肌肉松弛下来。

 

他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有时候,迪克对提姆的身体了如指掌,真让人害怕。

 

迪克的手顺着他的脊柱下滑,利用杠杆作用和提姆的妥协姿势来按揉提姆肩胛骨的紧绷。迪克可能在不让其他警员逃脱拥抱这方面得过金牌,但他在按摩方面至少也有银牌。抚摸提姆背部的双手在他的背上停留了一会,两个拇指压住他的后背的下部分,推得他前拱一下,与迪克的胸膛更亲密地接触。

 

迪克的脸仍然在他的脖侧,提姆不得不忍住呻吟免得让自己更难堪。

 

总有一天迪克会这样杀掉提姆。

 

甚至可能是场意外。

 

而且……不知怎么,他对此完全不介意。无论如何,提姆认为他活不过十七岁,所以总的来说他过的挺好。而且如果他能一种死法——

 

“嘿,提姆?”迪克打断了这个想法。“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在洞穴另一侧,蝙蝠电脑上响起了尖锐、不停重复的提示音。

 

考虑到他们各自目前的处境——更不用说让迪克听着担心的事情了——提姆从未像现在这样感激地听着洞穴对优先警报。布鲁斯选警报声的品味可能差劲死了,但把提姆从即将到来的死亡中拯救出来。

 

      这里躺着的是提莫西·杰克逊·德雷克,韦恩集团的CEO和自由义警,最后因他可悲地无法避免与迪克长时间接触而完蛋。

 

      绝对是个故意的双关。*

 

  脑海中布鲁斯看到墓碑的画面足以让他强忍笑声,说服迪克松开手,让他站起来,回到蝙蝠电脑那接电话。

 

  他身后跟着可疑的脚步声,但这是迪克的一贯作风,所以提姆尽力忽视这点。

 

  当他看到屏幕上闪烁的ID时他叹了口气,但他会因为“不小心”,挂掉电话而惹到更多的麻烦。所以。

 

  “怎么了,达米安?”提姆问,迫使他声音中的紧张微不可察

 

  并不是说只要他们共处一室就会自相残杀。就像和迪克一样,他和达米安一直致力于改善他们的关系,仅仅是因为哥谭市的罪犯在好人做他们会做的事时会哈哈大笑。

 

  但是。

 

  紧张仍然是他觉得可以用来描述这些事的词。太多批评和争论的可能,或者任何事情都往往会使他们中的一人不高兴。

 

  近来情况有所好转,但大多数的和解尝试都是在不穿制服的情况下进行的,这是有原因的,而且,至少在这个永恒的冲突中,对提姆来说,这个原因基本上是……

 

  “德雷克。”达米安把他的姓咬得像个诅咒,“你快迟到了,如同以往。但你在能力上的失误对我有利,所以这次我选择忽略。”

 

  提姆不会回应,部分原因是这完全归咎于迪克。

 

  不过他“在能力上的失误”已经他们迟了一步,足以抓住达米安在市政厅人质事件的头绪。诚然,在一头扎进这种事前看到录像通常很有帮助,即使达米安的态度(以及——他以及经历过阿尔弗雷德要求的足够的冲突调解,了解——他自己的冷漠)并不是这样。

 

  从他那侧的分屏来看,现任罗宾似乎在试图观察除了提姆外的任何事物,这对他来说没什么。无论这个小恶魔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都给了红罗宾几分钟来编排他的进攻计划。

 

  达米安似乎很满意地让他这么做,在提姆站着的地方向房内的其他人讲话。“格雷森。尽量不要伤到自己……不要伤得太重。”那是窃笑吗?他不认为这孩子会做出这事。

 

  提姆回头看了一眼,只是为了迪克不会害死自己,但那个男人“随意”地靠在储物柜上,一脸假装的无辜。

 

  但至少地板又干净了,所以提姆打算违背他更好的判断,不去质疑。

 

  “除非有任何更复杂的麻烦,”他定定盯着迪克,让另一个义警了解如果他们再晚一点出发的话情况会怎么样。“我们可以走了,市区见。”如果那声音是迪克在憋笑的话,那么今晚会有人死掉。因为提姆会杀了他,不管他穿着那件制服有多帅。

 

  达米安哼了一声,赞同地点头,然后停止了通讯。在提姆身后,迪克走向摩托车。只准备了一辆电光蓝色的,因为看来今晚他们是被黏在一起了。黏在一起;那个座位不大,而夜翼非常喜欢急转弯。


  如果阿尔弗雷德真的设置了恼怒叹息罐,提姆会损失不少钱。

 

  他把达米安报告的细节转到他手腕上的工具,并准备在路上向迪克阐明情况。


——

*双关:是经典且喜闻乐见的大哥名字梗

这里是一些滤镜: 

评论(1)
热度(54)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drian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