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什么被屏蔽什么

【待授翻】真相所铸(抑或并无真相)

Summary:Tommy在放逐中逃脱壮观地失败后,他只需要被提醒一下Dream在他坠下前救了他几次。一旦他的放逐计划可以远离更多干扰地继续时,Dream就会实施他的计划,打造出完美的武器。


或是门徒!Tommy同意接受Dream的训练并且不能离开。同时Dream尽可能地忽视他自己的问题

(dreamon的tag不是为梦子行为找借口的意思)


Notes:就是说自打我知道门徒AU后我就特别关注并且疯狂摄入铜仁,现在我也整一篇。我喜欢慢慢交代故事,让我们把故事拖出来!


如果你不喜欢c梦子,谨慎观看。


这是交党费,和我习惯的风格有很大变化,但是我尽力哦!



译者Notes:

实在很喜欢粗看一遍先翻了,授权在路上。

作者ao3艾特Anonymous,红白号30246825

***



Chapter 1: 救主


狂风呼啸着穿过沉重的橡树,这些树上早已覆盖一层厚厚的积雪。暗沉的天空中乌云滚滚,凛冽的微风将暴雪吹过山峦,吹过山脚下的平原。


Tommy在雪中艰难地行进着,身后留下的路清晰可见。但他太累了,没有多想。


好冷。


他把从Techno家偷来的毛皮斗篷裹得更紧一些,眯起眼看着掠过的雪花,每走一步他都可能被拍倒在地——他走了很多步。


他还没完全恢复就被迫回到了苔原。他的计划是:像浣熊一样躲在Techno的地下室里等到体力恢复,然后,在那之后,他会想出更多办法。


当然,现在这不重要了。


他选择了一个方向,然后跑了起来,尽管说的很漂亮,但更现实的是,Tommy跌跌撞撞地走出前门,在匆忙的绝望中不觉间走到了最近的林木线旁,没有一头栽进雪里。


在预先建好的房子的地基下为自己挖了个漂亮的小洞后,Tommy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吃东西、取暖和休息,然后Techno开始慌乱地在每层楼跑来跑去;没过多久他就在地下室偶然发现了那个被放错地方的孩子。




“Tommy,我没时间理你。”他说,在几分钟的争辩后,金发的人固执地坚持他并不算真的在这,而Techno凭他的见多识广明白了一些事情,混血对此没有太大反应。


他摇摇头,以同样的动作转身,“我没时间——我在准备战斗。”他又自言自语地说,把注意力放回迅速翻找胸口前的东西上,“有群家伙想要我的头,Tommy,我没时间当你的保姆。”




在那之后谈话虽然断断续续,但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Tommy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他的头脑因疲惫而晕晕乎乎的,他也很冷,无法思考。但有一行字在他的脑海中反复出现,直到他分不出这是他的幻觉还是事实。


“我要给Dream发消息。”


Tecnho说出这句话后他一定是昏了头,因为他不记得自己有在夜深人静时跑到室外的风暴中的想法。他的记忆已经被一种深深的恐惧所困住,他脑海中的声音叫嚣着要他快,快逃开。他听着那个声音,累得做不了任何事。


快跑!趁现在还不晚,赶紧逃吧!趁——


另一个声音温和地问他为什么要顶着严寒跑走。不可能是因为Dream吧,Dream毕竟是他的朋友。


跑。快跑!


好冷……


他不知道他要去哪。这太蠢了。Tommy承认,但只是在他离开房子的视野范围后,那是几英里内唯一温暖的地方,浓重的乌云影响了他的判断力,这时他才开始在风雪中艰难地蹒跚。但是,如果他一直走,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也许他能走到一个村庄去;然后他就会好起来。


此外,他不能转身回去。但他花了几分钟才想起原因。


“他们不就是放逐你的人吗?”Techno气冲冲地问,急忙翻找自己的物品,“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把你也当场目标?”


Tommy回答了。他不记得是怎么做到的,反正现在不记得了。他的手指紧握成拳,剧烈颤抖着,他觉得他的手指可能会掉下来。


突然,树木消失了,Tommy感到了一丝希望的火花。他在冰冷的地平线寻找远处的火把。但是,出现的景象显然不像他希望的那么乐观。


他已经到达了岸边。冰冷、苍白的沙子和沙砾与陆地接壤,无情地海浪将落雪冲入大海。


漆黑,空旷的大海。


大海如空洞一般扩大,像要整个吞下他。当他凝视着大海时,纯黑的天空与漆黑的海水间的界限几乎完全模糊;他好似站在世界的边缘。


Tommy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停下了脚步,他的膝盖粗暴地接触地面,阵阵钝痛袭来。这里的空气不知为何更加寒冷,无疑是海浪间的猛烈地碰撞相助。


他不经意地想,走近时怎么没有听到,但一定是他耳中令人作呕的嗡鸣淹没了海浪的声音。


好冷……


尽管他尽力蜷成一团,试图抵挡寒风,但暴露在外的皮肤还是受到了侵袭。Tommmy颤抖着呼出一口气,发现自己正在犹豫要不要吸气,让冰冷的空气深入他的身体。当然,他最后还是违背了自己的意愿再次吸气,尽管他的肺正在抗议。


灼热的、寒冷的、紧张的——他的一部分知道他需要站起来移动,至少回到树木的微弱庇护之中。可他甚至不能让自己动弹一下来站起来。


黑色的广阔海洋与无垠天空开始旋转起来,稳定地吹向一个方向的雪花看起来像一种催眠的螺旋旋转。他浅色的眼睛半眯着盯着看,他感觉到一种微妙的领悟冲刷着他,说他比什么都麻木。


Tommy的视线忽上忽下,忽明忽暗,远处某个地方传来阵阵涛声,似乎很远。


他不再那么冷了。


他合上眼,想起岩浆。




----------





Dream的三叉戟伴着一真寒霜划破了树木,推动他向苔原前进。当他越过生物群落时,雨和冰雹的混合物变成了雪,当他把三叉戟放回背包时,他开始向地面回落。他滚落到雪花覆盖的地面上,虽然受到地形的阻挡,但他还是踢起落雪,让自己有力地跑了起来。


能够在雨中飞翔给他所需的领先优势;比起马来他可以更快。但即便如此,Dream也没有时间浪费。


他套在连帽衫的斗篷迎风飘扬,兜帽被吹起减缓了他的速度。面具让他的眼睛免遭霜冻,但对抵御低温没什么作用。不过这也无关紧要,他体内的肾上腺素足以让他到他想去的地方。


山中一座孤零零地房子发出桔黄色的光,像在进攻中闪耀的灯塔。他听到自己出了口气。但现在放松还为时过早。他提醒自己。


Dream意识到在最近一次摧毁L'Manberg后,一个所谓的屠夫军正以Techno为目标。但他已经完成了与混血的交易,不管他的事。他们最后只是客套了一下,仅此而已。


然而,在他几乎漫无目的地搜索着他最后一次见到Tommy的平原周围的地区时,他收到一条消息。事情变得更加令人担忧了。




<Technobalde>让这小孩离开我家


梦停了下来,盯着通讯器看了几秒,然后脚跟一动,凝视着远处白色的山。透过太阳和细雨,太阳正在山后沉下,空气越来越冷,旁边的生物群落甚至也是如此。


他应该早点去看看Tommy。在他没去探视那他,这个孩子就跑到山上了;冬天正在临近,而且考虑到长途跋涉的危险,Dream之前以为这是他最不愿意去的方向。除非是Tommy比他想的更没脑子,要么是他听信Technobalde在此驻扎的传闻。


他从胸口处抽出几套衣服,拔出三叉戟,射向天空。





Technobalde决定告诉Dream那个孩子的下落是令人惊讶的,尽管他明白这完全是屠夫军的功劳。他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去追捕被通缉的混血,但他们的计划肯定被提前了。他怀疑在他找到Tommy的同时Techno也捕捉到了这个信息,Tommy一定是用自己的恼人劲破坏了寻找安全港的机会。


显然,这是好事,Dream还没有想办法粉碎他这点特质。


但这换个时间再说吧。现在,他要保证Tommy不会死于体温过低,或者死于肯定会很快爆发的战斗中。


Dream艰难地走到Techno房子下,但在台阶旁停了下来,他能听见里面的快速移动,听起来疯狂而匆忙。但除了房主低沉的语调外没有任何其他声音,这似乎是正在对他脑海中的声音喃喃自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是一个吵闹的少年把他逼疯了。


随后他的视线落到了地面上,厚厚的积雪上有一条最近出现的小路,通向最近的林木线。他认为Techno并没有太避讳着要求Dream把这个孩子弄走,结果他又逃跑了。


他沿着小路继续往前走,心里嘀咕着这是多么痛苦的事啊。他原以为事情进展顺利,他曾经希望摧毁Logstedshire会是棺材板上的最后一颗钉子——他把这孩子从一无所有推到比一无所有还糟糕的地步,这样他的脑子就会彻底明白,他不能越过Dream,这种挑衅毫无益处。


但,尽管有不便和烦恼,一个简单的事实仍然存在,那就是Dream不会让那个孩子死掉,这是他最后一条命,他不会让这最后一条命因为疏忽而时期,当然,他也想避免随之而来的骚动,避免他不得不承受的不必要的敌意,但必须承认,同情心也是一个因素。


无论他们间的关系多复杂,Tommy的前两次死亡是有目的的。第一次是在Eret背叛L’manberg争取独立的战争中,第二次是与Dream的决斗之后。


那是一场战争;他必须夺走那些生命。Dream并不后悔,但他并不打算让第三个原因是他让那孩子离开了自己的视线,结果他在山上冻死了。


一些移动吸引了Dream的目光,他本能地压低重心,一边扫视开阔的雪地,一边握住武器。远处朦胧地闪着火把的光芒,光芒随着手持火把的人的动作摇曳。他相信有四个人,但在这个距离很难判断。


屠夫军到了。


难怪Techno会慌乱地找来Dream来分散注意力,他们离得太近了。如果他们发现Tommy也躲在混血的房子里,没准他们的愤怒会蒙蔽他们,足以……行吧,他不知道,也不关心,反正那个孩子又跑了。


Dream无视了他们,继续快速地进入森林。雪已经被移开了,他可以走得更快。


风声在这里的咆哮更为响亮,尽管有树木作为遮挡,雪还是很轻松地堆在他的身上。然后,他听见了海浪互相碰撞的声音,尝到了空气中的一丝咸味。树木开始变得稀疏,而后完全消失,露出剧烈翻涌的海洋。如同天空一般漆黑,比天空冷上一百倍;怒涛与狂风几乎震耳欲聋。


然后他看到一个被慢慢掩埋的身影,蜷缩在雪地里,一动不动。


尽管Dream带着种种忧虑来到这里,但现在他才意识到可能已经来不及了。


“Tommy!”他冲动地叫道,向前冲去,跪在那具一动不动的身体前。他抓住那个孩子的肩膀把他翻过来,那个孩子没有任何反应。


他有一件不是他自己的衣服,但这不足以支撑他在这里待这么久。他的头发和脸上有一些雪花,看起来苍白得可怕。虽然他看起来和Dream上次见到他一样体重不足,但他身上有一种脆性,似乎他随时会消失‘他也没有颤抖。


“Tommy,醒醒!”他把肩上的斗篷扯下来,像毯子一样盖在少年身上,然后把少年稍稍拉离地面,将Tommy的头放到自己的膝盖上。


“Tommy——嘿!”Dream轻轻摇了摇他,把斗篷裹得更紧,全然不顾寒意已经向自己袭来,“快啊,醒醒!”


少年嘟囔了几句,让自己靠在Dream的手掌上,身上的暖意很快就被他自己冰冷的皮肤所驱逐。在坚持不懈地把他从死神的掌握中摇醒并再次呼唤他后,Tommy终于睁开了眼。但只是睁开了一点,他的眼皮因疲惫沉重地垂下,但它们是抬头看着他的——黯淡的蓝色,几乎是灰色。


“……Dream?”他微弱地问,声音甚至没有超过耳语。


那一刻,Dream脑中一直雄心勃勃的声音响了起来。


******


这个声音提醒他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于是他这么做了。


“没错,”他说,声音足以盖过汹涌的海浪,脸上的笑容温暖而紧张,“你让我担心死了,Tommy,但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吗?”他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句,Dream调整了一下抱着他的姿势,把他抱在怀里,退回树木那微不足道的庇护之中。


“是的,”他哼了一声,脑海中闪过关于生存的选择。他转身离开海洋,背靠着一棵树,目光追随着远处的火把,“我关心你,记得吗?我是唯一关心你的人。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死在这里。”


Tommy说了几句什么,Dream花了时间调整了一下裹在他身上的那层衣物,以更好地保存他微不足道的体温。


“我是唯一一个来找你的人。”他轻声坚持着,几乎是心不在焉地走到另一边,看到了Techno正在门前的台阶上跟屠夫们讲话。谢天谢地,他已经远远避开了他们的视线;被他们看到的话会引出很多麻烦。虽然他以后也还得对付Techno。


他转身朝山脚下走去;但Tommy在他怀里,雪阻碍了他的步伐,寒冷也逐渐侵入他的体内,他要花上好几个小时才能走出苔原。


好吧,不能说是没有想到。


Dream停了一下,把Tommy背起来,将他紧紧地裹在他从Techno那里偷来的斗篷和Dream给他的斗篷里。他的双臂无力地垂在管理员的肩上,像他的头一样随着每一步而晃动。Dream想尽量保持隐蔽,但还是举起了火把,希望它能在狂风中提供的微弱的温暖也能帮Tommy活下来。而且,无论战况如何其他人没有理由按照他走的路继续下山。


尽管Dream总是夸赞自己总是有备而来,但他却很难按照自己的意愿规划每一步。这不理想,但他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步行下山,并在一个山洞里等待夜晚过去。其他事嘛,他决定以后再说。


在那之前,他需要集中精力,在寒冷笼罩他前找到栖身之处。


————

Notes:

温馨提示:我不想依靠注解来解释故事,但我确实想告诉大家一件事:Dreamon和梦子脑子里那个诡异的红色东西不是为他所做和将要做的事情担责的,不会为他的行为开脱。

区别因素最后会解释,但我想给担心这个的人说点什么

(我觉得Dreamon AU很有意思,但它不能与我的小说混淆)

awwww谢谢你的阅读!


评论(4)
热度(205)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drian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