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什么被屏蔽什么

【授权翻译】请别再坠入爱河

Summary:wilbur在任职期间被schlatt驱逐后,向quackity唱了这首歌。

【译者的话】作者:Dorkrex 红白号:314444904


——

Quackity坐在壁炉前,盯着手上的婚戒,其上J.S.的刻痕提醒quackity他属于且只属于总统,不属于其他人。他讨厌盯着戒指看,讨厌和一个老头子纠缠不清,这个老家伙既没有资格成为他向manburg所承诺的领袖,也不是他向quackity所承诺的那种人。

 

关于这段婚姻,quackity与他之间的纽带更像是一种负担,这段关系本不该发生。

 

这枚戒指像是在嘲弄quackity经历的这段可怕婚姻。副总统靠在椅子上,脸埋进双手,深深呼吸,泪水从指缝间渗出,他不知道这一切为何而起,为什么他愚蠢到把选票投给一个只把他看作物品抑或仆人的人。

 

副总统离开座位,轻轻嗅了嗅,走出总统的家。幸运的是,总统正沉浸于睡梦之中,没有注意到副总统离开了。

 

——

 

月光洒在他想去的地方的地面上,manburg比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地方时好得多、自由得多。他不断被拒之门外的记忆开始浮现,他年轻又坚定,想要待在墙里……他的愚蠢让他参加了选举,让他们陷入现在的处境。

 

他走向manburg附近的码头时开始放任思绪游荡,水声与树木刮蹭的声音淹没了他的思想,阻止他继续思考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他发现这些声音不一定使人愉快,更像是在安抚人心,这是他所需要的,能让他在沿途的散步中保持专注。离manburg越远,新鲜的空气就越充斥于他的肺部,就像污染从他的肺中循环出去,排出体外。

 

河边的小路终于把quackity引向一张熟悉的面孔,他坐在码头边调整着吉他,外套挂在码头的横梁上,卷发微微拂过他的面庞。他突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仅仅看到这个人就让quackity感受到了schlatt永远无法给予他的东西。

 

Quackity走到前总统身旁坐下,wilbur有点惊讶。戴着帽子的人对wilbur温和地笑笑,然后转向水边:“你在这做什么,你不是被manburg驱逐了吗?”

 

“只要总统不在,我就可以来,对吧?”wilbur轻笑道,略带讥讽,给了副总统的胳膊一记轻拳。

 

“得了,你知道我什么意思,soot……如果总统的卫兵抓住你怎么办。”wilbur燃起一支香烟,调整吉他时quackity担心地问道。

“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就不会有事。”

 

当他专注于调整琴弦时,香烟在他的唇间亮着。“我只是担心只有我们两个时……”他的脸开始烫起来,如果有人看到他和wilbur单独在一起,他们可能会想什么有的没的……这么想就够奇怪的了,因为他是从wilbur手里偷来的领地的副总统,他决定继续说下去,断掉这种想法:“他们会认为我们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Wilbur把烟蒂塞到quackity嘴唇旁,“帮我拿着这个,big q。”quackity轻轻点头,让香烟放到他的唇间,让烟雾进入他的口腔。

 

Wilbur看着烟雾从quackity嘴里吐出,摇了摇头,开始弹起吉他。

 

“一个孤寂的夜晚”

 

副总统停了下来,扔掉烟头后转身看向wilbur,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个男人演奏,这首歌已经开始有点似曾相识。

 

“正如其他人一般”

 

咖色头发的男人发现自己开始轻笑。他开始调整自己的坐姿,让自己更放松一些,卷发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有机会仔细打量黑发的男人。他看着quackity从烟盒里拿出另一支烟点燃,放在唇上,吸了一口,最后吐出烟雾。

 

“但你照亮了我的生命

成为恋人就是如此”

 

Wilbur笑起来,这句歌词正好打在quackity点燃的香烟上,时机十分完美。他看着黑发的男的脸微微变红,用手遮住一部分脸。他的分心让他乱了节奏。“哦,该死,对不起。”他重回要演奏的部分。实话实说,谁能怪他呢,他发现他的反应很有趣,他喜欢看着quackity的脸变成异样的红色,一种柔和的色调,点亮了这个地方。他感受到quackity笑容的温和,继续演奏着。

 

“你与我再不会感受到孤独

与我一起旋转起舞,直到最后”

 

Quackity的眼前开始朦胧,他的心被喜悦与这首歌填满了,他知道他的大脑也在思考,只要想象这幅场景就足以填补他内心漂浮的错乱,让他有了回家的感觉。

 

“不要再坠入爱河

不要再坠入爱河了”

 

Wilbur不得不提醒自己,尽管他希望能够逃离这个曾经是家的可怕地方,但他也无法继续自己的计划,有什么在阻止他,离开后永不再归来的背叛感让他很痛苦。

 

“如果其他人,

吸引了你的目光”

 

Quackity转向海面,手掌摩挲着胳膊,他只是提醒自己他已经通过选举做出了可怕的决定。他未婚夫的戒指一次又一次嘲笑着他,他盲目地认为这是他曾经爱过的人,盲目地看到一个人、一个真正关心他的人在他身边。

 

“拜托,发短信与我告别吧

你知道我哭泣时并不好看”

 

前总统看着quackity的眼中流露出内疚,他手上戴着的蠢戒指基本就是把他们隔开的一堵墙,把他们两个分开。他想伸手把他从这个地方带走,开始新的生活,逃离这些问题,但wilbur也知道,把quackity带走会对他们有危险,尽管他想直接安慰他,但他还是继续唱下去。

 

“我不希望那是你对我的最后一瞥,亲爱的

但能不能把我的史莱克DVD还我”

 

副总统笑了笑,决定让自己从克制了很久的不安全感中解脱。他摘下戒指,放在香烟旁。他靠向wilbur,手拿下wilbur的吉他。

 

这个破碎的男人直到quackity在做什么,也顺着他的动作把吉他移开,放在一旁,他的手臂伸向矮个子的男人,然后拉着他拥抱,他抱着quackity,像是最后一次拥抱一样,wilbur的手臂把quackity拉得很近,因为雨滴落在他的大衣后,quackiyt倒在wilbur怀里,开始哭泣,他感觉到这个矮个子的男人抓住他,紧紧不放手。

 

请别再坠入爱河。

 

Wilbur心碎了,他看到他的朋友哭泣,听到他的朋友压抑的话语,他是多么想离开manburg,眼前的一切让他多么愧疚。他开始听到Quackity不停地道歉,哭声断断续续。听到schlatt对quackity的所作所为让他无比愤怒,他最好、他渴望永远亲近的朋友正在受苦也让他无比伤心。

 

咖色头发的男人开始流泪,轻拍着quackity的背让他安静下来,认可他所说的一切。“我在这,quackity。”他低声说,试图安慰副总统。他用拇指拂去quackity脸上的泪水,让他平静下来,他看着quackity的嘴唇因缺水而干裂,血迹丛裂口渗出。

 

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黑发男人的嘴唇的状况会变得非常糟糕。他拿出水瓶,交给quackity,“喝吧……不然你会很不好受的。”他轻声说道,把瓶口移到quackity唇边。Quackity接过瓶子,点点头喝下了液体。水越来越少,wilbur已经能感觉到quackity的体温冷下来。

 

Quackity终于喝光了瓶子里的水,把瓶子放在码头边,他的呼吸更重了,叹息一声后开始靠向他,“谢谢……你……wilbur……”这个黑发男人再次拥抱他,“谢谢你在这里……”

 

Wilbur点点头,在他的头上吻了一下,“不客气,big q……”他轻声说,让副总统睡在他怀中。咖色头发的男人看着副总统靠着自己的胸膛静静呼吸,他看着他的头发移动,帽子丛头上掉下来,露出其他的黑发。咖色头发的男人为此着迷,手指拂过他的发间,感受着柔软的头发在他指尖滑过,落回副总统的面庞。前总统看着他的嘴唇,喃喃自语又低声叹息。他不能因为这个人让他的计划失败,他需要继续……但是此刻,这个紧紧拥抱他的男人是他没有完成计划的原因。

 

正是因为quackity,计划一拖再拖,他不想伤害他,也不想在离开时看到quackity的背叛。

 

很久后,wilbur才终于意识到为什么quackity是他计划的阻碍。

 

咖色头发的男人接受了他的失败,闭上双眼,沉入梦中。他知道,wilbursoot,爱上了quackity。

 

请别再坠入爱河。

评论(3)
热度(191)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 Adrian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