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什么被屏蔽什么

哑剧是让无形变成有形,有形化为无形——杰西·艾森伯格新片《抵抗》采访

翻译的慢了点,不过还算新吧。有点忙,这次没检查。

杰西老师对自己认知好清醒。

原文:感谢卷西站 


他终其一生的哑剧!

杰西·艾森伯格在《抵抗》(Resistance)中饰演马赛尔·马尔索(Marcel Marceau)。

斯蒂芬·艾普鲍姆采访了这位好莱坞明星,讨论导演乔纳森·札库伯韦兹的最新电影。这部电影主要探索了一位法裔犹太艺术家的战时英雄主义。

2020.6.18

当杰西把自己的照片与法国著名哑剧艺术家马赛尔的照片所比较时感到无比“震惊”,因为他们实在相似到“太不可思议了”。

进一步了解后,他发现马赛尔的父亲来自波兰的一个小镇,离他家庭原址只有一个半小时路程。

“所以,”他在纽约打电话告诉我,“我们的基因一定十分相似。”

而且,他的母亲曾做过小丑,当她听说杰西获得乔纳森·札库伯韦兹这部讲犹太人人在战时故事的电影《抵抗》的主演时欣喜若狂。

“她说,‘我看起来像马尔索!’,在她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是把脸涂的像他,而我从来没把两者想到一块去。”

在过去,扮演一个犹太角色可能会让杰西三思,因为他担心自己被“束缚”。

“我有一些犹太人特有的特征,”他说,“在电影中,无论你有什么特征,无论怎么努力隐藏它,最终都会显现出来,因为这是种十分亲密的媒介。”

即使他已经饰演过一些可以称作犹太人的人物——《社交网络》里的马克和《犹太毒贩》里的哈西德派教徒(犹太教)——他说他刚开始工作的收到有些剧本,“(角色)被硬说成犹太人,像个制造笑点的瘦弱处女或者什么,我就讨厌这套。”他啐了一口。

“对我来说,这些角色不仅愚蠢,而且从文化角度说有点冒犯,所以我对扮演犹太人角色有点犹豫,觉得作为演员来说会受限制。”

然后如今,“我们的文化正处于一个很棒的位置,”杰西宣称。

“我们的心理也处于类似的地方,那就是我们不必否认,我们可以在媒体上描述不同的文化,这是尊重文化和赋权。我想说,这些九十年代喜剧里的比喻现在已不被文化接受,不再被有趣或被认为有趣了。感谢上帝。”

在《抵抗》中,马尔索讲述了一个关于权力的故事,导演让马尔索不仅是是一个冉冉升起的艺术家,还让马尔索是一个帮助数百名犹太儿童逃离纳粹占领的法国的艺术家。

这对杰西来说是关键,《希特勒名单》是他受到关于大屠杀的教育的重要电影,可尽管这是犹太电影制作人斯蒂芬制作的一部“伟大电影”,可主角是个“富有、高大、有魅力的德国商人,从内心深处找到了拯救这些可怜受害者的方法。”

他说,“这让犹太人民更加鲜活,但并没有赋予他们权力。”

而另方面,《抵抗》塑造了一个“自成英雄”的犹太救世主,他用“充满艺术性,聪颖又不可思议的”方式智胜纳粹。

哑剧,马尔索对他保护下的孩子们说,是让无形变成有形,有形化为无形。

这吸引了表演者与观众的想象,同时表现得复杂又稚气。

杰西现在是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他和妻子(安娜·斯特劳特)小时候的生活会充满奇思妙想吗?

他说:“我这人很有意思,但是安静还害羞,讨厌任何形式的生日聚会或其它事情,我可能很有想象力,但这想象力很可能来自一种与普通生活格格不入的脱离感。”

“我一直都知道:一旦我成年后就能自由回家,但这是折磨。我讨厌做个小孩子,所以我发展了丰富的想象力,但这肯定不是那年代能获得朋友的东西。”

在《抵抗》中,马尔索用他的艺术打碎了孩子们的创伤,还让他们暂时摆脱了悲伤。有个很可爱的场景,是他与孩子们的嬉戏,一些真实却神奇的事情在他们身上发生了。杰西如此保证。

“你可以想象一下,在我在卧室里一遍遍学了七个月同样的动作后,为这些孩子表演是多么有启发性。”

“这也让我意识到,如果这发生在现实,马尔索肯定也会从中感到快乐,他初出茅庐时曾在酒吧给不领情的成年人表演。我可以保证,这会让他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找到工作的目的。”

在纽约堡国会大厦拍摄的一个场景可以明显看出这点,在这个未完工的纳粹集会场上,马尔索/杰西为美国军队做了一场感人又悲恸的表演,无声地将悲伧和愤怒结合在一起。我有问过他作为一个犹太人站在那里是什么感受。

“去那就很棒,更别提在那里表演了。”他说。

“但是,从更加广泛的意义来讲,这是一个真正,不同寻常,又美妙的胜利。这个大厅是要在犹太人毁灭是完成的。而这两件事不仅都没发生,而且在这里上演着一部关于犹太英雄的电影。”

如果纳粹分子还在某个地方活着,或者正在俯视世界,我想没有什么比摄像机在那个场景,那栋建筑里环绕的画面更令人伤心了。

评论(4)
热度(17)
  1. 人间草木Adriannnn 转载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driannnn | Powered by LOFTER